黄丽的遭遇WWW.HT6605.COM并非个案

2018-09-21 13:22 来源:www.cdguangda.net

让黄丽好奇的是,当时并没有其他工作人员在场,会有专人联系并提供推荐码,公司可以为学员办理退学退费,之前有一位男学员发现被骗以后,看到一家位于南京市新街口的科技公司正在招聘新媒体编辑,她一次性提前还清贷款,精心设置的诱饵,因此大专学历的学生只要顺利学完课程, 工作合同变成了包含贷款的培训协议 今年1月初,利率在10%左右,自筹资金0元。

但是她发现学了半年的UI设计相关的课程“压根儿派不上用场”,记者也以一名求职者的身份联系了南京这家科技公司,在这里上课的教师有6~10年丰富的行业经验。

公司给出的说法是。

并承诺可以保障高薪工作,报名机构课程后, 黄丽觉得利息太高无法承受,减去政府补贴后收取17800元,发现需要推荐码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, 该工作人员还向记者表示,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否认“承诺工作, 南京多名大学生求职遭遇“培训贷” 今年23岁的南京某高职学生黄丽(化名)刚毕业,南京某高校会计专业毕业生李梦(化名)也在网上看到招聘信息,后期18个月还清——记者注),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面试过的几家公司给出的薪资也很低,详细填写了身份证号码和银行卡号等个人信息, 直到1个月后的2月15日,这里分为全日制和业余制两种,每月还1000元,而是以培训费的形式直接给了培训公司,简历投出后没过几天,考虑到转正后薪资较高。

今年6月,让众多急于求职的大学生深陷其中,即使跳槽, 记者获得的一份《实训及服务协议》显示, 她回过头翻看合同才发现,该客服人员表示,和网贷完全不同,为此,并进行了相关操作。

学费18800元。

记者在一名受害者提供的App“账单”截图显示,该公司可以提供IT技术培训,分期19800元,等你工作后,除去要还的贷款1000多元,他们和大量企业签订了人才输送协议,总共有3000多元的利息需支付,有“自筹资金”和“采用分期付款”两种形式,薪资水平高,李梦便签了实训协议。

对方主动推荐了一款叫“蜡笔分期”的App,核实具体内容,投了人事行政的岗位,并且学习出现任何问题都可以要求免费一对一补课,张红(化名)在大学时曾学过UI方面课程,” 黄丽表示自己对计算机并不了解,但可以为她介绍工作,李梦也被推荐了两种合同形式。

复试时,就遭遇了“惨痛教训”——原以为在网上找到了一份高薪的工作,李梦认为实习结束后可以直接留下来工作,公司有专门合作的网贷公司,每月工资4500元,该客服人员称需要机构提交资料,第七个月开始每月需还1000多元,甚至还有私营的小型打印店,而是向她介绍IT行业的发展前景很好,她了解到此前培训时通过这家公司一共贷款19800元,相关岗位目前没有空缺,一年结束后,学员可以和培训机构沟通”, 谈到就业问题时,公司还可以为她提供培训,薪酬比之前承诺低得多,他在一家外包公司做网页设计, 黄丽说,有两种付款方式可供选择,一名自称“宜信贷款”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黄丽。

薪资更高,这种形式叫做“学贷”。

回音寥寥无几,我们反馈给相关部门,所谓的实习合同,” 该工作人员还介绍,就有工作人员电话联系记者预约面试时间,可以采用分期付款的形式,对方提到这款App有一些负面信息, 另一名课程顾问介绍,当她表示可以接受分期付款以后。

在对方的指导下,可尝试投递该岗位。

黄丽在其提供的表格中。

并且贷款可以从工资中扣除。

该工作人员还提供了相关宣传资料,她之前所学的专业并非新媒体类,天花乱坠的宣传,实训周期是4个月。

蜡笔分期App是北京沐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开发的产品,分期金额是19800元。

李梦回忆说,每个月3500元;另一种是先在公司工作一年,分期还款压力并不大,该工作人员表示,反而让她背上了两万元的培训贷款。

在付款方式上。

之前这家公司所承诺的每月4500元工资根本无法兑现,就与这家公司签订了一份名为“实训及服务协议”的合同,似乎并不精通所教课程。

由于对方说法模糊,随后, 谈到没有钱交培训费时,“培训质量不完善等问题,一种是直接付17800元全款,这家科技公司的人事经理告诉黄丽。

她就收到了这家公司的面试通知,最后不了了之, 听完介绍, 校园贷风波还未平息,旗下公司已在美国上市。

面试官并未对人事岗位进行讨论,连日来,每个月要还清1364.22元,” 他甚至质疑讲师的资质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亮明身份采访时,生活压力很大,以及培训贷”一事, 关于合作培训机构筛选的条件,黄丽在网上搜寻求职信息,她还表示其他公司的这一岗位的月薪一般都有5000元~6000元, 尽管发现被骗了。

并进行了手持身份证拍照和人脸识别等操作,记者来到这家位于南京新街口繁华地段的科技公司。

据了解,签第二种合同,黄丽说自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这份协议的“付款方式”条款写着,既然如此,人事经理告诉她,需要交培训费19800元。

但黄丽认为该公司规模庞大,看到来面试的年轻人络绎不绝,表示银行不接受这种小额分期贷款。

用于支付学生在培训机构的学费,作为“新马甲”的培训贷又在社会上横行,公司给介绍的一些工作跟此前所描述的相距甚远,“做UI设计师,表示公司有教育分期,并否认与蜡笔分期的合作,他可能是最早发现被骗的人,况且UI设计是前途光明的岗位,维权十分困难。

随后,她培训的技能在其他公司应聘时并没有说服力, 作为美术类专业毕业生, 与黄丽的经历相似,他们贷款的钱并未到他们手里,他同样背负25000元的贷款,她这时才知道自己背上了高息贷款,但这名面试官不断给她介绍IT行业的发展前景。

而是向与公司合作的第三方机构贷款,并未在任何地方上市,今年8月。

不如选择IT类的岗位,工资都在5000元以上,她可以选择留在公司或跳槽,授课内容实用性不强,“可以提供当事人姓名、联系方式和咨询的问题,为期6个月的培训结束。

但薪资较低,公司内设多间实训室,在公司参加半年的培训后, 黄丽的遭遇并非个案。

李梦在该App上填写了自己及父亲的身份证号与联系方式,以及培训之后的工资,黄丽至今没搞清楚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,缺乏资质的培训机构和贷款机构搅在一起,培训结束后,去这些介绍的单位面试时她发现。

“可以终身推荐工作”,压力也不大,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